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 > 第六十六章 第二次“一见钟情”

《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》 第六十六章 第二次“一见钟情”

    第六十六章第二次“一见钟情”

    小雁将矿泉水放在盘子里,端到老人面前,老人忙不迭地感谢。何清涵急忙后退几步,拉着小雁跪了下去,老人慌忙伸手搀扶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!?”

    何清涵行了一个大礼:“其实,早就该行此大礼,只是外面凡人来往,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老人轻抬何清涵双臂,将它扶起来。

    何清涵当然跪拜地很坚决,然而老儿轻轻一扶,一股巨大而温和的力量袭来,令人不由自主站立起来。最奇妙的是有股柔和的气流传遍四肢百骸,通体倍感舒适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——”何清涵想拒绝,却哪里拒绝得了。

    小雁跪在一旁,见何清涵周身五彩光芒隐隐流动,立刻明白——原来龙帝在以自己的功力助何清涵恢复身体,且令他灵力愈发精进。

    一盏茶的功夫,龙帝放开何清涵的胳膊,让他坐在对面,仍旧笑呵呵道:“老陶的事情你们小两口就出力不少,这次更是冒着生命危险助我龙族——”

    “其实——”小雁忍不住插嘴道:“这次是戴瑞克出手帮了我家!”

    龙帝笑了:“我们两家自古不分彼此,只是因为各司其职,且需保守秘密,表面上才彻底不相往来。”

    “表面上?”小雁很惊讶,“私底下你们有来往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以为你老爸动不动闭关是为了修炼?当然是为了来九阙和我打扑克!但是穿越两界容易被上面发觉,所以我就干脆搬到凡间,不能给老牌友添麻烦!”

    小雁撇撇嘴,看老爸一本正经的闭关,原来跑去打牌,玩儿心真够大的!

    “您真的是戴瑞克的老爸?”

    龙帝挠挠头笑道:“冒充伏燨的爹也没什么光荣的!是不是不太像?”

    “像,就是太和气!”小雁调皮道:“战神嘛,您懂的,就算不是凶巴巴,也要像我爹一样,端着架子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年轻的时候当然意气风发,现在孩子都大了,伏燨都能守登城了,我属于半退休状态,整天板着脸,谁和我玩儿!”

    “那,这次——”小雁追问。

    “本来,登城的事情应该伏燨解决。但是这次事情和我有点关系,所以——呵呵——该出手时就出手嘛!”

    “哦,我还以为您想过来看看未来的——”

    小雁“儿媳妇”三个字没说出口,就被何清涵打断了:“您特地来小雁公司,想必是有了线索?”

    龙帝拍了拍何清涵的肩膀:“小伙儿心思太细致了,放心吧!我们龙族对于孩子本就习惯放养,伏燨闹腾得太厉害我才不得不多盯着。如今它已独挡一面,本就该自立门户!至于择偶方面,我们从不干预!他想找个同类固然挺好,找个凡人也是跨界结合的一种尝试!”龙帝说道此处,意味深长地微笑道:“况且,缘分这种事情,很有意思的!”

    小雁松了口气,她是超级看好林帅和伏燨这对儿“人龙组合”的,然而从传统角度来说,“仙凡恋”比“忘年恋”、“师生恋”还要棘手。如今老爸都发话不干涉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!有如此开明的老爸,想必老妈也不会钻牛角尖。林帅年纪不小了,看来喝喜酒的日子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“现在来说线索,我来这里是想确认一件事!”龙帝说着,目光落在角落里一张办公桌上,他几步走了过去。小雁公司主营广告创意,员工们对于办公桌的布置也很有创意。眼前桌面被一整张墨绿色软垫覆盖,质地毛茸茸的,很像一块打理得不错的草坪。“草坪”上放着台式电脑,电脑屏幕周边贴满亮片,看上去浮夸而凌乱。电脑旁边是一些文件资料,并不整齐,里出外进的,边角还卷着。草坪左侧印着一颗红心,特别醒目。红心正中间放着一个杯子,不锈钢质地,浅粉底色上印着一只皮卡丘,式样很普通。

    龙帝看见杯子愣住了,他伸手拿起来,反复看着,似乎在欣赏一件完美的工艺品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故事?”小雁望着何清涵,吐了吐舌头。难道龙帝也有过一段青橄榄般的“初恋”?初恋可以理解,但是怎么会和自己员工扯到一起?还是这一位——

    “阿鹏,你总算来了!”公司门口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伏燨刚刚洗过澡,正想睡下,林帅支支吾吾说出了白天发生的事。想不到这家伙的鲜血居然能有打开龙鳞镜的奇妙功能,不可能啊!她的的确确只是一个凡人,不管前身怎样修炼得道,最终灰飞烟灭了。说实话,一滴泪水到底能否进化成林帅这样的奇葩丫头,还是需要外力加持才能成形,实在有待考证。如今,她的血液……林帅看出伏燨的怀疑,直接拿出绣花针扎了自己手臂一下,挤出一滴鲜血涂在龙鳞镜上。

    伏燨一呲牙,赶紧动用灵力修复林帅身上的小针孔,“能不能别冲动!还有,一般人都扎手指啊,你怎么——”

    “手指多疼啊!马上就想到江姐了,还是手臂吧,我这里的肉比较厚!”林帅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伏燨还待问候几句,然而镜中传来鼓声阵阵,一下子把人拉回那个风云变幻、波澜起伏的年代。

    就算不看镜面,伏燨也清楚记得,那晚貂蝉跳的是《盘鼓舞》。

    古代舞女的舞蹈有两个最重要的特点:一是“舞袖”,古谚“长袖善舞”,可见古人对舞袖的欣赏和喜爱。运用道具作舞,是我国传统舞蹈的一大特点,汉代舞蹈几乎都以长袖作舞,舞袖凌空飘逸,如行云流水,曼妙灵动,千姿百态。舞袖技艺的发展提高,大大丰富了我国传统舞蹈的表演功能。“巾舞”是加长了的舞袖,从而使其更多变化,更具表现力。除“舞袖”外,另一特点是“舞腰”。腰是牵动人身的枢纽部位,它的扭动变化,既舞动了上身,又带动了下肢,使动作前俯后仰,左右倾折,丰富善变,绰约多姿。“舞腰”动作要求舞人练就一身柔功,做到“绕身若环”“柔若无骨”,是很不容易的。“翘袖”“折腰”是当时舞蹈技巧中具有代表性的尖端技术,二者组成了美妙的舞姿,一直传承至今。看得出吕布一直注视着貂蝉,貂蝉也间或以秋波送情。吕布顾不得饮酒,一副心神俱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唉,仙女跳舞也就这种水平了吧!”林帅探着脑袋,羡慕得不要不要的:“这么一比,我的孔雀舞就和广播体操似的!”

    “确切地说——和小鸭子做广播体操似的!”伏燨忍不住补充道。

    林帅耸耸肩,能和大帅哥挤在床上看视频——哪怕是帅哥和别人恋爱的视频——人生终极目标也算实现了,管它大孔雀还是小鸭子!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失散之后第一次见面?”

    伏燨点点头,心道:之前和貂蝉成亲时,她便是一等一的美人。多年不见,居然愈发艳丽耀眼,简直到了任何男子见到她都会失控的地步。如果之前貂蝉之美带着仙气,那么此刻,她则带着一股魔力,征服别人,也期待着被人征服。

    吕布,恰恰受不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,内堂之中,貂蝉艳妆冉冉而来,行同拂柳,翩若惊鸿。

    吕布看了貂蝉一眼,两个人默默相对并不讲话,半晌吕布沉着脸闷头饮酒,不多时喝下几十杯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林帅指指酒杯:“酒量还不错嘛!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只有酿造酒,酿造方法简单粗暴,水和米的比例是一比一或者更低,成品酒一般不会超过10度,和现在的江米甜酒类似,这样的低度酒,一般人也会论斤喝。”

    林帅还想谄媚夸奖几句,吕布忽然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恭问小姐芳名,青春几何?”语气里不无讽刺。

    貂蝉侧身轻答:“小字貂蝉,虚度一十八岁。”

    吕布冷笑发问:“可曾许了人家?”

    貂蝉直视吕布,坦然道:“尚未婚配。”

    吕布语含惋惜,“青春丽质,怎能错过假期?”

    貂蝉看似感叹,实则嘲风:“唉,只是英雄难遇……”

    “英雄么?”吕布心中一喜,“小姐,想俺吕某赤兔马踏平天下,不知可算英雄否?”

    貂蝉碰觞道:“将军万夫莫敌,可称天下第一。”

    吕布在干一杯:“小姐既知吕某是英雄,就该许之……”

    貂蝉脉脉含情:“温侯当时英豪,承蒙不弃,无不乐从,唯愿勿使有白头之叹为幸。”

    吕布万万想不到,再见貂蝉居然仍旧被她迷住,仿佛有提魂摄魄之力。不错,如果貂蝉一上来泪眼婆娑,向吕布倾诉衷肠,吕布可能并不在意,甚至心生嫌弃。然而此刻的貂蝉不卑不亢,灵魂中似乎注入了更独特更坚定也更难把控的东西,那一刻,吕布乃至伏燨都承认,自己被迷住了。吕布感觉心跳加速,手心潮湿,这是初恋的感觉吗?这种感觉甚至比初见貂蝉还要强烈,直到王允过来说道“将军请酒”四字,方觉似梦初醒,魂返躯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