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 > 第六十三章 貂蝉拜月

《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》 第六十三章 貂蝉拜月

    第六十三章 貂蝉拜月

    一计一谢一连环 ,一朝兴亡一唏嘘;

    一笔一纸一方砚,一段风流一段书。

    林帅抱着伏燨的浴袍遐想连篇,心潮澎湃得不能自己,林帅承认,自己不够正常,因为此刻她正流连于历史于现实交织的情愫之中。现任男友和他的前任女友可歌可泣、流传千载万世的爱情故事,自己应该羡慕嫉妒恨才对啊!哪怕这爱情之中阴谋算计成份多了些,毕竟既成事实,且当事人相当般配。这么长时间过去之后,难保没有旧情复燃的可能,尤其仙现任女友又是如此状况。但是,林帅就是忍不住,从电脑上调出“吕布戏貂蝉”的各种影视剧翻拍版本,详细揣测琢磨,默默过瘾。

    林帅一边摇头赞叹,一边缝补着浴袍。伏燨后背受伤处的鳞片日常会被障眼法掩饰,但昏睡之际,暴露出来,如刀锋般尖利,一下将浴袍挂了个口子。这两天伏燨不在,林帅正好将浴袍缝补起来。林帅一心二用,很快就被缝衣针狠狠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帅看着手指冒出来的一小滴鲜血,不知哪根筋动了一下,托起胸前的龙鳞镜,在手指上来回蹭了蹭。林帅笑着琢磨,既然是件宝贝,又是用来防身的,说不定也会有医疗功能?!

    接下来的变化,却令林帅始料未及。她手上的伤口当然没有任何变化,然而,龙鳞镜却焕发出别样的色彩,甚至还泛出阵阵——独特的、只属于伏燨的——香气。

    林帅吓了一跳,不知自己如何招惹到宝贝。按她理解,龙鳞镜就和人类带着狼牙、熊爪、鲨鱼利齿差不多,是已经离开活体的物件,只是一个纪念物而已。然而,自己的血液碰到龙鳞镜,似乎成为催化剂,激发了某种东西。不会吧,自己只是一个凡人,血液不可能如此高端的!林帅有点害怕,龙鳞镜不会活过来,也变成一个伏燨吧?!毕竟最近看了男友的好几个翻版,固然养眼,然而这样的奇绝美男子,世间有一枚足够,若是打包批量出现,还蛮惊悚的。

    林帅急忙扯过纸巾一通擦拭,然而龙鳞镜依旧自顾自焕发奇幻色彩,遮都遮不住。林帅慌慌张张将它塞进被子深处,然而一种奇异的感觉却令她坐立不安,抓耳挠腮。她又将龙鳞镜掏出来。龙鳞镜一般情况下是冰冷的,正好中和林帅一贯灼热的体温。此刻,确实温热的还有继续升温的趋势。林帅摆弄着镜子,心中无比惭愧,万一因为补衣服不小心把宝物“激活”,闹出什么麻烦,就太对不起伏燨了。如果它正忙着降妖伏魔,不小心感觉到这种状况,被妖怪伤到,自己岂不成了千古罪人!

    林帅手忙脚乱打开龙鳞镜,镜面里林帅的脸也模糊起来。林帅咽了口唾沫,难道自己的血液毒性太大,镜子忍不了要化掉?天哪,自己简直不是凡人,而是个老妖怪啊!林帅战兢兢朝镜子看去,自己的脸庞已经彻底隐藏在一片白雾之中,白雾逐渐散去,里面出现了一个美轮美奂的画面。

    古色古香样式简朴的小花园,一位长裙及地的丽人背向而立。林帅下意识用手触摸镜面,想放大看看——当然不可能。林帅暗骂自己触屏手机用多了,简直就是科技依赖成瘾。

    她凑得更近些,似乎隐隐听到里面传来蟋蟀、青蛙还有猫叫的声音,甚至能闻到些微花草气息。花园设计很简洁,很普通,花草错落有致,倒也雅致。花园之中花色并不繁杂,确切地说,正在开放的只有一种白色的花朵。林帅对花花草草一向不感冒,因为觉得花朵和自己气质不相符。偶尔对玫瑰、桂花感兴趣,也是因为这两种花——好吃。眼前的白色花朵洁白,纯净,花瓣重重叠叠,繁复却不凌乱,藤蔓攀在高架之上,慵懒娇羞。貂蝉与花朵并肩而立,花与人交相辉映,美得和谐动人。林帅忽然想道,若给自己寻个植物,什么花比较合适?喇叭花?野菊花?想来想去,倒不如顶着片荷叶来得顺眼。

    女子半晌不动,林帅看得着急,恨不得两倍速调整,就在此刻,画面终于有了变化。林帅感觉眼睛一花,一只猫从前面掠过,不小心碰到了丽人的裙裾,丽人垂首回眸。虽然是夜晚,但是丽人转到一半林帅就看出来了,她面颊绯红,冰肌玉骨,肤若凝脂,神情冰冷淡漠,世间再无如此绝色,正是貂蝉。

    小小的镜面之中,为什么能看得如此细致?林帅这才发觉,那晚的光线——真亮啊!即使只是通过迷你镜面,也能感受明月简直明亮得过分。首先,比例不太对劲,似乎“上帝之手”将月亮拉近地球一大截。所以,整个画面清爽而明亮,看得很清晰。林帅心中忽然冒出《月光光心慌慌》这部电影,它给林帅带来的心理阴影在于,月亮特别皎洁特别明亮的的夜晚,总有坏事要发生的预感。

    林帅细看月亮,至少月亮本身还是清冷淡定的;月光剔透、朴素,依然楚楚动人,月光翩跹,宛若低吟。

    至少,月亮并无恶意。

    林帅又是忐忑又是期待,如果自己的鲜血有特殊功效,以后想看3D历史故事变得多么简单!偶尔放点血,能够大开眼界不说,还有益健康!只是这样的行为究竟有什么可怕的后果——比如说里面的人物会不会和贞子似的爬出来,就值得研究和考证了!

    林帅想到贞子,手心满是冷汗,她想合上镜子,内心又不由自主想看完。如此情景,如此月光,加上貂蝉的背景,应该可以确定是“貂蝉拜月”那段过往。那一晚之所以流传下来,固然和貂蝉貌美惊人有关,但是更重要的,是一段计策酝酿形成的开始啊。

    林帅细看画面,貂蝉仍旧低头注视花园一个角落,似乎很专注,看着看着,貂蝉忽然俯下身子,林帅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黑乎乎的一片,实在看不出究竟。

    这时画面开始诡异起来,一种奇怪的状态出现了,地底下冒了出来如烟似雾的物质,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。这种物质有点像雾霾,颜色偏黑,黑中似乎又泛着一点青绿,看似柔软无形,却如无形之口,将暗香流动、清朗双眼的美景一点点吞噬。

    黑绿色的物质越来越浓,将画面中的蝉语、蛙声、间或几声猫叫掩盖,最后将皎洁的明月严严实实遮盖住。

    画面一下子就黑了,画质再好也没用。林帅此刻恨不得弄个夜视仪带上。虚无的画面之后,声音隐约传出来。这是一男一女的对话,女的是貂蝉没错——那美妙的声音林帅永远都记得。男的是谁?王允来了?林帅急得抓了抓头发,根本听不清啊,难道血放得不够多?林帅拿过缝衣针,呲牙咧嘴正要往手上扎下去,镜中的雾霾居然逐渐散去了。

    花园中,貂蝉呆呆跪在地上,不知在想什么,良久貂蝉冷冷地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深更半夜,何人在此?”一个声音从画面深处传来。

    奇怪,雾霾散了,说话也听得很清楚!林帅甚至可以准确地判断,这不是刚才在雾霾中说话的男子。她赶紧放下缝衣针盯住镜面。

    貂蝉稍感吃惊,她回头看去,一个瘦瘦的男子立于白色花朵蔓藤之侧。

    林帅细看,这人年纪不轻,文士打扮,消瘦的脸庞看似闲适,目光却并不浑浊,一看就是在官场被压抑久了并存活下来的狠角色。林帅心道,用膝盖也能知道这是王允,看来罗贯中老先生对于人物的描述很准确哦!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!”王允声调不高,语气却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王允盯着貂蝉脸庞,气氛一时凝固似的。

    深夜的后花园,孤身弱女子——尤其是绝色女子——和任何男人对面而立,都不是一件安全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王允打量了好半天才开口:“深夜在此长吁短叹,有何私情?”

    林帅听得来气,若里面跪着的是自己,早就蹦起来给这干巴瘦的老男人一巴掌。怎么大半夜睡不着,出来透透气也惹到你了?女人半夜出来就是为了夜会情郎?也太偏颇狭隘了!如此看来,连环计之前,貂蝉在王允心目中,只是一个精美的绣花枕头,或者一只被圈养的宠物,供主人闲来无事抑或是心烦意乱时调节心情用的。怪不得王允之前一直没混得特别如意,如今看来眼界、心胸都有限。

    貂蝉已经调整好情绪,不慌不忙道:“因今日见大人忧心国事,愁眉不展,特来为大人求福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哦?好一个求福分忧——”王允捻着胡须,饶有兴味地看着貂蝉:“——你用来祝祷的香炉在哪里?”

    貂蝉轻道:“祝祷未必一定要焚香。如此清朗月夜,花香袭人,明月若有所知,也必喜欢如此清净的祝祷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说说!”

    “貂蝉从小与家人失散,自怜身世太飘零。幸蒙司徒收留,带我仿佛亲生。近日里常见老爷双眉紧锁 长吁短叹。莫不是因为董卓祸乱朝纲……”貂蝉这些话的内容看似凄惨,听上去却没有楚楚可怜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你竟懂得这样多——”王允一字一顿,半夜听上去还挺瘆人的!

    貂蝉淡定如常,继续道:“听闻今日张温被斩,老爷虽以急智应付得当,隐患已然深藏。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被斩的是谁!老爷苦无良谋除奸佞才会如此忧心如焚。 我有心为老爷解愁闷 ,只不过女儿家难以擅自开口,心意彷徨 ,无奈只得独对明月诉衷情, 跪在尘埃告神明。”

    王允盯着貂蝉喃喃自语道:“之前,就连府中女子们看到你,都要敛声屏气、瞠目结舌,私下纷纷议论世间怎会有如此完美无瑕的尤物,有的时候,太过完美的容貌,是会令人望而却步,甚至觉得恐怖的——”说到此处,王允仰望夜空,忽然没头没脑说道:“月亮都躲到云彩后面去了!”

    貂蝉也听出不对劲了:“老爷的意思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月亮和你比美都比不过,赶紧躲在云彩后面去了!”

    这老家伙也不是什么正经人,林帅心道,这句话若是夸自己,还真不知道如何接话。

    只听王允继续道:““万岁坞”虽美女成群,却无人及你半分。”

    林帅学过历史,知道“万岁坞”距长安二百余里的郿县,本是董卓封邑。他动用民工二十五万依山筑磊,叠石为城,内造宫室府库,积谷可供三十年吃用,号称“郿坞”,又叫“万岁坞”。坞中选取民间美女八百人,充作婢妾。金玉珍宝,搜刮无数。董卓得意非凡,经常吹牛:“大事可成,当雄踞天下;万一不成,退守坞中,也足以养老。”这话听着特别没溜儿,却也是许多男性追求的终极目标之一。

    “唉!”王允犹豫半晌,终于叹了口气说道:“朝中纵有大事,你一个女孩儿家也万难办到,赶快回房歇息去吧!”

    貂蝉终于站起身,向王允施了一礼道:“婢子蒙大人恩待,无以回报。倘有用我之处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镜中王允愣了,镜子外面林帅也愣了,这哪是貂蝉,婉约的外貌之下,内心分明是个大姐头嘛!

    待貂蝉彻底消失在镜中,王允以及景物也变淡了。和刚刚被黑雾霾吞噬不同,这次是一点点消失,恢复成一面普通的镜子。

    林帅皱眉琢磨,这面“魔镜”的打开方式究竟是什么?是自己的血液?还是其他什么?如果血液真是“药引子”,那么如何确定每一段“放映”究竟是什么内容?若是从龙鳞镜本身来说,里面讲的事情应该和吕布有关,“貂蝉拜月”当然是比较关键的一个环节。这段情节和正史、野史描述的出入不大,只是里面神神鬼鬼的雾霾算什么?还有,这画面究竟是谁的视角,总不会是灵界专门为自己拍了部情景剧吧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