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 > 第六十二章 下 龙爸龙妈在江城

《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》 第六十二章 下 龙爸龙妈在江城

    第六十二章 下龙爸龙妈在江城

    龙帝回到房间,熟练打开电视,新闻频道主持人声音一响,龙帝笑道:“行了,随便聊吧!我这电视有特殊的功能,能隔绝其他各界、各族偷听!”

    “你这地方可比老大的隔音室简陋多了!”伏燨看着陈旧的老式客厅忍不住挑剔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就是喜欢花哨!他那个隔音室花了多少钱!我买台电视机就搞定了,还不用鬼鬼祟祟往书房里钻!所以说——”

    伏燨见龙帝一脸得意,替他说道:“——姜还是老的辣!”

    龙帝满意地拍拍伏燨肩膀:“最近情商进步不少嘛,懂得表扬别人了!”说着,龙帝凝神片刻,随即欣慰道:“刚刚解决梼杌,前几天又上了盘龙柱,身体必有损耗,恢复得这么快,看来上面对你还是不错的!”

    “和上面有什么关系?!”伏燨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吃点云南白药冰激凌就能让你几天之内中气十足?!分明就是道家仙丹的作用!还有广寒宫的木犀冷香露,你以为上面不发话,这些神仙这么愿意管你的死活啊!我听说你和三太子和好了?!”

    “他?一天到晚没憋好屁——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龙帝沉下脸色道:“刚表扬你几句,又来劲!人家帮你,你还骂他!咱们龙族不能做忘恩负义的小人!”

    “别上纲上线行不行?!他骂我骂得更厉害那!”伏燨叹口气道:“不说这个了,中午还有谁回来吃饭?”伏燨倚着八仙桌桌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弟啊!”

    “小九儿螭吻?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叫大伟!”龙帝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    伏燨替这个弟弟冤得慌,多牛的龙族九殿下啊,隐居凡间后居然取了个如此俗气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谁给起的名字?”伏燨撇撇嘴。

    老头儿晃动着卷发:“当然是为父我喽!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在哪儿?一看就是喝大了随便对付一下!”

    老头儿耸耸肩:“你的名字倒好——伏燨——气派又复古,犯起混来还不如大壮、旺仔之类的!”

    伏燨无话可说,自己从未在乎自己的名字,只因为确实是好名字,无可挑剔!在这点上,伏燨觉得老爹老娘够意思!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在,我让老大、三姐、七哥他们也都过来呗!”

    龙帝忙不迭摆手:“我这小门小户的,接待不了这么多大咖!邻居都知道我为人本分胆小,一共两个儿子,忽然冒出一大帮各行各业的精英,解释不清楚!再说,目标太大,被上面知道了不好!”

    伏燨点点头:“那倒是!螭吻怎么跑到江城来了?”

    “前几年这里闹了几次洪灾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伏燨当然知道,最严重的一次是凡间1998年农历闰五月廿八,江城遭受百年罕见大暴雨袭击。那是华夏大地历史上最近一次的大洪水,当年凡间管理者不得不分洪到长江流域的中部地区,以保护城市和长江沿岸的工业重镇。位于湖北省东部的江城情况非常危急,它被长江一分为二,很容易受到洪水的冲击,江城三镇,不时可以看到在渍水中抛锚的汽车;人们在深可没膝甚至齐腰深的渍水中艰难地行进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正在天庭复命,听上面的人说过几句。不是自然灾害吗?”伏燨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和你妈正在南京旅游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得这么正式,你俩还用旅游?!随便飞过去看看不就得了?!”

    “那多没意思!我这个是公费旅游,跟着大团走,一路聊聊天吹吹牛打打扑克,别提多开心了!我俩——”

    伏燨对于老爸老妈的奇葩经历实在听不下去了,旅游就罢了,还公费、跟团,堂堂龙帝非要来人间占这等小便宜,说出去真是丢不起人,他急忙道:“那个——还是说说洪灾的事吧!”

    “对对!!”龙帝笑眯眯继续道:“我看洪灾来得诡异,就跑去查看。最后在龙王庙附近发现了一些古怪。我跳到水中,居然发现了夫诸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我听说那家伙除了洁癖,从不作恶,什么时候黑化了?”

    夫诸是中国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神兽之一,它酷似长着四只角的鹿,性格温柔喜欢洁净,喜欢四处角戏,它一出现,其地必定是大水时期。

    “它也不想的。本来它修成人形,是江城大学历史系的学霸,毕业后留在省博物馆工作,谁知工作没几年,领导忽然和他谈话,要调他去登城上班。”

    伏燨忽然想到,江城被水环绕,夫诸隐去仙体,不至于产生重大事故,登城却不一样,若有水患便是无法应对。

    伏燨惊道:“不会要调他到登城考古研究所吧?”

    龙帝点点头头:“当时谁也没想这么多,你们也是去年才把梼杌的事情翻出来嘛!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年以前,梼杌就开始下手了?不过怎么没等到去登城就在江城闹出这么大灾害?”伏燨忽然想到,老爹老妈看似优哉游哉,其实内心一直惦记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夫诸本性纯良,却特别细心,他看出发自登城的邀请有问题,毫不犹豫拒绝了。估计梼杌怕事情败露,不知用什么法子让它失控现了原形,闹出那么大祸端。”说道此处,龙帝叹了口气:“我潜入长江,本想将夫诸收服,带上天庭为他求情。谁知夫诸狂性难以控制,我还不小心被它咬了一口,肩膀留下好大一个伤疤。”

    伏燨不语,他深知自己的父亲是如何牛到天际的角色。它若出手,一百个夫诸也没办法靠前。他之所以是手下留情,一则对神兽夫诸心存善念,二则何尝不是为了帮自己平事!毕竟任何事情牵扯到登城,都是自己的事!

    “后来夫诸伏法,我肩膀伤了难以控制水势,上面就把小九螭吻,也就是咱家大伟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就叫小九就好!什么大伟小伟,一条龙非要起个那么俗气的名字!上面真会使唤人,我怎么觉着,凡间出事,就咱们一家子到处救火!”

    老头儿眼睛眯在一起:“小九过来,也不是临时起意。它的第一份工作就在这儿啊!”

    说起来,螭吻的形象确实很早就在人间出现了。螭吻,也叫鸱吻,在凡间是建筑屋脊上的一种装饰构件,确切地来说它位于建筑屋脊的正脊两端。“鸱”在古代是指“鹞鹰”,是一种凶猛的大鸟。鸱吻的形状像四脚蛇剪去了尾巴,这位龙子特别喜欢在险要处东张西望,也喜欢吞火。

    房脊上的龙文化,究其源可上溯至汉代。1960年,湖北省沙市郊区发现现存最早的纪年脊兽。在一件筒瓦脊兽的瓦内壁刻有“元光元年”,距今已近两千一百年。可见中国建筑上出现螭吻,至迟在西汉时期就比较完备了。所以螭吻来凡间,应该在汉代之前。螭吻被人类熟知认可后,通常置于古代大型建筑的屋脊上的“避邪物”,传说可以驱逐来犯的厉鬼,守护家宅的平安,并可冀求丰衣足食、人丁兴旺。为此,不论是建筑等级高或低的宅主均在戗脊端、角脊上饰有“龙”来避邪,并以此来显示宅主的职权和地位。

    龙帝继续道:“小九下凡,和人类一起奋战,终于将水势控制住了。上面派小九暂住江城,负责观察水势,如有危险及时救援。我肩膀需要休养,干脆也住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肩膀?那点小伤对你来说就和剪个指甲差不多,别装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我觉得这里的菜系比较合我的口味。你觉得那?”老头儿捂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味道可以,就是太素了!”伏燨实话实话,没有大块肉食的地方怎么住得下去啊!也亏了小九,要留在这么个鱼米之乡啃蔬菜,伏燨笑着问道:“小九和你们住一起?”

    老头儿一撇嘴:“谁愿意和父母住一起!他前几年攒了点钱,加上公积金贷款买的房,市中心高层小两居,装修得不错,还让我们俩去住!你妈不习惯,说太憋屈。”

    伏燨歪在沙发上笑道:“放着九阙豁大的地方不呆着,跑到江城住鸽子窝,你俩真不如去住小九的两居室那,好歹有电梯!”

    “你那?你住哪儿?还在老大家蹭吃蹭住?”老头儿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,坐在八仙桌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替老牛抱怨喽!”伏燨撇撇嘴:“我平时常在华表柱上盘着,哪有时间总去他家!而且我也有工作!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现在拍照比当老师赚得多!”

    伏燨将眼神避开,有些尴尬道:“你们也知道我当模特的事——”

    龙帝漫不经心地倒了杯茶道:“附近大商场一楼都是你的内衣广告!邻居告诉我的,还说我大儿子出名了,天天念叨着让我请客!”

    伏燨咧嘴笑道:“呵呵,还请客!搞得和真事似的!要不我支付宝给您转两千?!”

    伏燨当然是开玩笑,但是龙帝却认真掏出手机:“微信吧!支付宝我不会弄!”

    伏燨挠挠头,见龙帝不再说话,赶紧掏出手机,加上老爹微信,转账之前小心翼翼问道:“要不,多给您转点儿?!”

    “不用,凡间用钱的地方挺多的,应酬啊、恋爱啊、工作啊,差不多行了!”

    伏燨听到“恋爱”两个字,脑子里某根筋跳了一下,龙帝神色正常,似乎就是随口说说,正想问清楚,龙帝开口问道:“你找我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伏燨心道,还是先说大事:“你们真不知道?自己家都快出事了,还有闲心在凡间养生?魔界组团来我地盘找茬了!”

    龙帝挠挠头:“我倒是有耳闻,是最近这些天的事情吧?也没闹得很大——”

    “还要多大!智禽谷差点被毁!那是九阙的秘密入口之一!”

    “申家两口子加上儿子护住智禽谷没问题!我听说解决得挺好。倒是你,我听说方天画戟和你闹掰了。你要是搞不定,就把它送回魔界吧!”

    伏燨略感奇怪,自己也是刚刚通过回溯三国经历,才确认方天画戟有古怪,而老爹似乎很早就确定方天画戟和自己闹掰了。

    伏燨冷笑道:“没听说龙族已经确定下来的兵器还能送走的!哪吒那么多件兵器,带着那么累赘,也没看他把其中一件还给他师父。我听说他现在还偶尔忽悠师父,想着再骗些宝贝!”

    “人家那些兵器都听话,你不是和方天画戟不对付吗!”

    “老头儿,说实话,之前有没有这种状况——”伏燨挠挠头:“——就是说某个人的兵刃和他不对付,离心离德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龙爸摇摇头:“兵刃自从跟你的第一天开始,就如同你的一部分,永生永世不离不弃。不过——”龙爸笑了:“龙族出了你,代表万事皆有意外,呵呵和自己兵刃闹掰了,从古至今你好像是第一个!”

    伏燨还想说什么,楼梯上脚步声传来,不急不缓坚定有力,片刻后门口有人问道:“咱妈问你吃辣椒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