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 > 六十二章 上 龙爸龙妈在江城

《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》 六十二章 上 龙爸龙妈在江城

    六十二章 上 龙爸龙妈在江城

    一大早,囚牛拎着早饭走在小区里,迎面过来邻居大妈笑容洋溢地打招呼:“你家侄子在楼下等你半天了!”

    囚牛加快脚步,远远看见伏燨在单元门口悠闲地来回溜达。今天八殿下穿着一件深紫色棉服,黑底白花运动裤,脚下一双复古白色篮球鞋,清爽得扎眼。

    囚牛快步迎上去:“怎么没打个电话,吃早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,陪我女朋友一起!”伏燨愉快地耸耸肩。

    来到囚牛家中,伏燨一头钻进书房,囚牛冲了杯咖啡正要进来,被伏燨拦在外面:“老大,我好歹也是身受重伤,受不得任何刺激,你喝完再进来行不行?!”

    囚牛笑了:“最近恋爱谈得不错!”

    伏燨问道:“和谈恋爱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碰到这种情况,基本都是满脸不爽,狠叨叨说一句:‘想熏死我啊!’如今还知道问一句:‘行不行?’所以说,正能量的恋爱可以让人懂事!”

    伏燨嘴角一撇:“有什么办法,谁让那家伙喜欢喝咖啡那!对了,老大你家收藏不少好咖啡吧,回头我拿走!”

    囚牛点点头:“还有一台进口咖啡机,一堆免费咖啡券,都给你!”

    “真够意思!”伏燨眼角皱纹聚拢。

    囚牛道:“以后都是自己人,直接来我家喝不就得了,搬来搬去多麻烦!”

    伏燨大跌眼镜:“老大,你还真想得开!我以为你不打算让一个凡人知道太多。”

    囚牛站在书房外不远处品着咖啡:“夫妻之间,隐瞒太多没好处!而且,林帅一旦成为咱家的媳妇,科普一下龙族知识也是应该的。对了,今天你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伏燨揉揉太阳穴:“这几天我不在登城,帮我照应照应!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囚牛喝完咖啡,走进书房关上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故地重游,专门去‘研究’了下吕布,联系最近发生的一些事,觉着不对劲儿!”

    囚牛看着伏燨:“嗯,然后准备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枕戈涧的事情青鸟告诉你了?”

    囚牛点点头。

    伏燨没好气道:“你还真沉得住气!人家都把黑手伸到‘枕戈涧’了,性质还不够严重?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?!真是岁数太大准备退休了?!”

    囚牛双手抱在胸前问道:“所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涉及方天画戟,这件兵器的来历我也听说过。听说是老头儿动用关系替我搞到的,里面牵扯的人物都不简单,我觉着还是要和他好好聊聊!”

    囚牛沉吟片刻,问道:“面对面聊?”

    “当然!所以才和你打个招呼。九阙不远不近,时空和凡间不一样,有可能耽误几天!”伏燨坏笑着:“不说了,把咖啡机准备好,我先走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囚牛急忙拦住他。

    伏燨坏笑道:“怎么,想给老头儿带点凡间的土特产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吧,咱爸就在凡间——”囚牛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母后也在!”

    伏燨惊得差点现原形:“他俩?来凡间了?我怎么不知道,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有些日子了——”

    伏燨悻悻道:“他俩心够大的,这么多条龙在凡间呆着,也不怕磁场崩掉!对啊,既然他俩都在,梼杌的事情怎么也不提醒下,万一我这边弄砸了那?!我那次可是丢了半条命啊!”伏燨越说越气。

    “梼杌在登城地界犯事,属你管辖之内,父皇母后没有阻止其他兄弟帮你,已经很宽大了!”

    伏燨顿住半晌,吐口气道:“那倒也是!反正他俩也有把握收拾残局。对了,兄弟几个还有谁知道他俩来凡间的事?都挺会演戏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人我不清楚,我也是前几天刚知道的!我有个学生是武汉人,寒假回家去网红小巷溜达,发了张自拍照在朋友圈,咱爸妈就在背景里和人——打麻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堂堂龙族之主在大街上打麻将,人设一定要这么亲民吗!九阙没有陪他打麻将的人了?!”

    囚牛知道再聊下去伏燨肯定没好话,赶紧翻出手机发了个定位给伏燨:“喏,就在这儿,去吧!”

    伏燨御风而行,眼看着下面就是长江,急速下降来到市区,还没看清楚地形,就被几根电线和几套半湿的内衣裹挟住,险些被勒死。它骂了一句,化作烟雾缓缓滑落到两面墙之间的夹缝中。

    正值清晨,伏燨从墙缝里望出去,这是一条灰色的小巷,巷子不长,但独有韵味。两侧的老房子有红砖外墙,也有直接拿水泥抹上去的补丁,落魄中带着历史感。

    斑驳的红木门,别致的门牌,高高的天井,每走几步就要低头,因为头顶上挂着的是各家各户晾晒在竹竿上的衣物,过往吆喝的卖客……无不凸显出市井生活的味道。

    伏燨忽然感觉饥肠辘辘,好香啊!他赶紧从墙缝里挤出来,左右都摆了几把长短不一的凳子,上了年纪的老人一人托着一碗热腾腾的汤粉,吃得津津有味。伏燨一个大活人突然冒出来,也没人在意,只有一个没牙老太太歪嘴道:“我的伢,多大岁数还爬墙,这是搞么事——”

    伏燨惊异地发觉,这群老头老太太笑呵呵地冲自己点头示意,似乎是老相识。他尴尬地笑了笑,拿出囚牛给的地址皱眉发呆,这地方狭窄而凌乱,按照定位去找根本没戏,除非穿墙而过。六界战神龙帝真的选了这么个地方作为凡间落脚地?老龙头儿是九阙呆腻了,觉着太宽敞,所以找了这么个人口密集过分的地方?

    伏燨站在原地左顾右盼,忽然看到巷子入口的左侧屹立着一颗大树。冬日的朝阳透着树叶的空隙直射下来,晃动的光斑遍地,仿佛有种时光倒回的感觉。伏燨笑了,眼前这棵树不管如何改换模样,如何伪装,它也能一眼认出来,正是九阙最常见代表植物——凛崧。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老头老娘呆的地方,只是他们以什么面目,如何生活却不好揣测。正想着,只听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回来了?要不先过早再回家?”

    伏燨急忙转头,距自己十五米左右站着一个中年妇人,身材很高,站在南方的街巷中显得鹤立鸡群,她躺着一头乌黑中短发,一双标准的杏核眼,脸型圆润,皮肤白皙,虽然一把年纪,仍旧美丽大方。

    伏燨不小心踩到一块果皮,差点摔倒,他几步迈到妇人跟前,上下打量。她上身穿着紫色羊绒毛衣,外套黑色棉坎肩,双臂上一对墨绿色套袖,下身是修身保暖裤,裤脚点点金色花朵装饰,脚上穿着毛线钩的拖鞋,保暖却臃肿。

    “老娘,你——”伏燨一肚子话没说出来,只似笑非笑,指着毛线拖鞋道:“好歹买双休闲鞋嘛,这也太不讲究了!”

    高个妇人表情平淡,语调更平淡:“又没正经事唦,穿这个挺好!你吃什么?还是陈记热干面?我去买?”说着指了指斜前方一家排队排得好长的早点铺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哪敢麻烦您啊!”伏燨说的是实话,记忆中,龙家的孩子都独立,好像出生后就会自己照顾自己,打理生活中的小事更是不在话下。当然要是你不会打理,老娘也不会插手,任你自己吃亏。若是敢在老娘面前撒娇耍赖,是要被揭鳞扒皮的!

    “嗯,你过早后直接回家吧!我先去买菜!你中午在家吃饭吗?”

    伏燨愣了:“要不,我就吃点儿……”印象中老娘除了战力超强,还是个不错的裁缝,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长了。身居九阙,龙宫里会做饭的厨师一抓一大把,根本轮不到白玉凤凰进厨房。如今,她居然会做饭了?

    “嗯,一会儿你弟弟也过来!”说完,拎着一个菜篮子,款步消失在过早的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好歹也几千年没见了吧,老娘的神情如此淡定,就像每天都能看见似的,根本没仔细打量自己,真是女中豪杰啊!

    伏燨哭笑不得,他在街上愣了一分钟,直到后背伤口发酸,才跑到对面买了三份牛肉面,一口气吞下去。

    伏燨边吃边琢磨,老娘真是皇后当惯了,气场过于强大,打个招呼就跑去菜市场,连家庭住址也没来得及告诉自己。难道吃完早饭,自己还要跑去路边晒太阳等她回来?

    还好,第三碗面吃到一多半的时候,对面老房子里的油腻大叔跑出来,指着自己兴高采烈地对着不远处喊道:“老李,你家儿子回来喽!”

    伏燨循声望去,果然是亲爹到了。

    有了娘亲刚才的惊鸿一瞥,伏燨有了心理准备,但是亲眼看到龙帝,仍旧惊得合不拢嘴。龙帝化身的大叔顶着一头油黑的卷发,打理得一丝不乱,穿着深蓝色羽绒服,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,在市场中熟练地穿梭着!

    伏燨眼睁睁看着御风驾云的老爸将电动车停下,细心锁好,然后来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还不上楼?”老爹走到伏燨跟前,“过早了没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不上班吗?”伏燨愣了半天,没头没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龙帝还没回答,对面油腻大叔道:“你老爹今天歇班!对了,怎么回来也没带行李?”

    老爹回头笑呵呵对大叔道:“他忙得很,估计待不了多久,年轻人都不爱住家里,他们习惯住酒店。走吧!”

    伏燨老老实实跟在老爹后面,往巷子深处走了百十米,来到一家小吃店门口。老爹顺着小吃店的过道走了几米,眼前出现一道黝黑的楼梯。老爹回头问道:“这里黑,不用开灯吧?”

    伏燨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?就算如地府十八层一般黑暗的所在,龙族的视力也丝毫不受影响,此刻,一个人间破旧楼房的小楼梯,居然要开灯?

    “还行,大白天的别浪费电!”伏燨回答得十分接地气。

    楼梯很窄,级数却不少,两人一前一后上到第三层,老爹推开一扇陈旧的红色木头门。眼前是里外间的房子,房顶还挺高,外面的房间里摆放着陈旧的八仙桌,双人沙发,电视柜,收拾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伏燨站在门口,老爹道:“赶紧进屋啊,愣着干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