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 > 第六十一章 小东江迷雾

《龙殿下的奇葩爱恋:纳珈传说》 第六十一章 小东江迷雾

    第六十一章 小东江迷雾

    绿帽衫脱下外套,犹豫着递到暖暖面前:“挺冷的!是我选的地方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暖暖笑了,笑容清冷,绝色容颜配合着小东江的迷雾仿佛一场梦:“你知道我是不会感冒的吧!”

    小东江因其水流从一百多米深的东江湖的底部流出,水是带着了无数个暗夜累积的寒气,一种冰肌彻骨的冷,就是炎炎夏日,人们也并不能于水中长留。但正是水流至冷的缘故,小东江水面上便常年云雾弥漫,似梦非梦,令观者浮想联翩。此刻正值冬季,并非观景旺季,天地迷失在烟灰色块之中。

    “和他不一样,你选哪里都可以的!你身上不仅没有金属类异样磁场,甚至普通异族气息也没有,而且从一开始,你就没有参与到任何事情之中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自从有了自己的意识,便是现在这幅模样。不管愿不愿意承认,我们都是一体的,出了问题谁也别怪!就像某个凡人用刀子杀了人,不能为自己辩解:是拿刀的手做的,和自己没关系;或者说另一只手没拿刀子,就是无辜的。”绿帽衫声音低低的,柔柔的,听上去特别悦耳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有错……”暖暖盯着迷离的湖面,“无论因为什么,也不管我们是什么身份,总之心里欲望大于理智——”

    绿帽衫轻轻道:“再加上别有用心的引导。”

    暖暖神色紧张起来,她看着绿帽衫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在为我担心,我就算立刻消失也值得。”

    暖暖微微嗔怪道:“原以为你是那个永远不开口,默默躲在一旁的人,如今变得这样能说会道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”绿帽衫苦笑道:“我们都知道,最近每一次见面,都可能是最后一次,有什么不能说啊!而且我前几天去见了——那个小和尚!”

    暖暖楞了一下,忍不住笑出来:“你就直说是林帅嘛!我心里承受能力没那么差。对了,你找她做什么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绿帽衫也笑了:“我假冒伏燨和她约会,只想看看她有什么神通,可以把六界顶级龙族战士玩弄于鼓掌,迷得神魂颠倒。谁知——”

    暖暖双眸中亦被雾气笼罩,她追问道:“你看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,她一个凡人,居然第一时间就看出了我的破绽。”说起林帅,绿帽衫脸上不由得挂上了笑意:“说实话,我直到现在,我都没觉得她是个女人!你是没看到她豁出去喝酒吃肉等死的傻样子!”

    暖暖脸上终于现出貂蝉的神情,她轻声道:“你说她的时候,和伏燨说到她时,神情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“我们毕竟是一体的,曾经在战场上亲密无间,即使这些年没在一起,骨子里还是维系着一种特殊的东西,所以才会这么相似。”

    暖暖摇摇头:“其实,我也有这种感觉。和她呆了一会儿,不由自主想笑。每个人都看得出她一脸紧张,满腹心思,最后彻底放下释然的过程。和这样的人相处,不管她是什么,都不会感觉累吧!”

    绿帽衫收敛笑意,四野暮色将至,低声道:“暖暖,我今天把你约到这里,当然不是因为这里的风景。因为小东江雾气升腾之时,是一道完美的屏障,可以阻隔其他五界和凡间的一切联系,可以说是天然的盲点。当然,阻隔的时间并不长,雾气一散功能也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白象族本性温柔敦厚,哪怕只是一根象牙修炼成人形,即使经历过战火洗礼,也没有青铜的煞气。暖暖忽然冒出了个奇怪的想法,当年若自己答应了白象族亲王的求婚,虽然当时未必想得开,但相处时间长了,未必不是一段好姻缘。如此一来,也就避免日后的惨痛经历吧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暖暖继续上面的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因这个地方本是白象族在凡间一处落脚地。”绿帽衫淡淡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毕竟是白象亲王的一部分,所以知道这个地方也不奇怪——”说道这里,暖暖忽然停住了,她第一次认真看着绿帽衫的眼睛,有种似有若无的熟悉。

    良久,暖暖才问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?或者说,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当年煮海那件事,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!”绿帽衫越说声音越小。“大象的外表往往给人一种迟钝和笨拙的印象。实际上,我们庞大的身躯之下,对于感情是非常执着的,执着到一般人不可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根本不是象牙——”暖暖和白象亲王虽然只有一面之缘,而对于白象牙却非常熟悉!它曾经被保存在‘无影宫’,暖暖经常会将其取出进行保养和护理。在诸多藏品之中,白象牙可说是最令暖暖省心的!它就静静立在那里,不见丝毫异变,哪怕周边藏品化身各种模样闹翻了天,它也只是一颗完美无瑕的象牙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白象族的亲王本尊。”暖暖恍然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充满胸臆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头大象,不得不说——”暖暖忍不住笑道:“你还挺有想象力的!”

    绿帽衫被盯得久了,局促地低下头:“我曾经给你造成不必要的困扰,实在不是我的本意!被阿罗抓住之后,我就后悔了,但是我从不后悔向你提亲。我想着,你看不上我,未必看得上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你就化作象牙,留在了魔界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负责管理‘无影宫’,接近你的唯一方法就是变成一件宝贝。可是寻常的宝物你们肯定看不上,活生生的白象亲王也没人待见,左思右想还是象牙靠谱。我当时只想看看你到底选了谁。”

    暖暖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温暖:“你本是性格温良的象族,为了我,居然甘做一件的观赏品,甚至变成兵器,来到凡间征战沙场?”

    绿帽衫赶紧摇头道:“其实,我也没那么高尚。本身我们象族也是好斗的!在印度传说中“四兵”包括马兵、象兵、车兵、步兵,大象从很早以前就受到极为严格的训练,能抵御一切战争的创伤。佛陀把把黑色野象代表无拘无束的心境。僧人驯服它使用的绳索和刺棒分别代表着心境专一和透彻的感悟。随着逐渐熟谙寂止禅定的各个次第,黑象逐渐变白,原来的赶象僧人最终成为其主。这便是我白象族寻根溯源的来历。既然我当时冲动之下能想到煮海的笨法子,可见性子之中的戾气还没有完全消退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责怪自己,那时我们经历得太少,很多事情不知道如何解决。更何况是横跨六界的牵绊,可以说是命运。既然是命运,就代表事情注定要发生的!”

    绿帽衫低声道:“如果是命运,那么白马之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更不会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女子。说真的,看到她的一刹那,我也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,甚至对命运也开始怀疑起来。”

    暖暖点点头:“这些年流落在凡间,我忽然发觉,看似最脆弱的凡人,居然可以调动各种因素进而改变命运。转变之中某些因素, 在我们看来异常细微,,但是影响力却非常巨大。哪怕只是一句话、一个念头, 就能使人生有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好比将一枚小砂石投掷江海中,,砂石虽小却能震动整个江面泛起阵阵琏漪。一个人或一个念头,会产生种种千差万别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绿帽衫会意地点点头,神情中带着一丝释然。

    暖暖愣了:“明白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明白你这次的决定!即使我们都明白,面对‘他’任何人都没有胜算!”绿帽衫哀伤地看着暖暖:“为了凡间搭上自己的性命,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六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你以为它灭了凡间,会放过其他五界?!何况,我明白,这也许不是他的本意!他原来有多善良,你也看到的!”

    绿帽衫长吁一口气:“每个人身上的善恶都是共存的!我也曾犯过错误,没资格评价别人。但是有一点我很确定,他法力无边,六界能与他抗衡的凤毛麟角。”

    暖暖沉默半晌:“首先,我相信他本性善良,其次,作为前任魔界之主的女儿,故乡出了问题当然应该由我出面解决。所以,我不能牵扯其他人进去!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伏燨加入之后,战力何止增加数倍!但是你爱他,所以不愿意牵扯他!

    “我爱的是吕布——”暖暖纠正道:“确切地说,我曾经执着地陷入对某件事的迷恋之中,是不是爱情——到现在我也迷惑了!和你一样,我也是看到林帅之后忽然明白了些事情。其实到现在,我也看不懂她和伏燨之间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绿帽衫只要想到林帅的鸟窝头就忍不住笑出来:“我觉着那两个人也弄不懂!伏燨我了解,它一根筋地觉得自己爱上了白马,但是我们都知道林帅只是个普通的凡人。而林帅,想理解她很简单也很复杂。一方面,她除了喜欢帅哥,似乎什么道理也讲不出来!另一方面,又似乎很明白,喜欢和爱只是一种感觉,犯不着费心费力琢磨未来,只要现在高兴就好!”

    “活在当下。”暖暖接道,之后莞尔一笑:“她真的只是一个凡人?我倒觉得她怎么看都是一个小和尚!”

    “伏燨身在其中,可能未必觉得,但是我们此刻置身事外,兴许看得更明白些。还是那句话,笨姑娘也好小和尚也罢,终归只是一种表象,难得他们相处得愉快,也没有打扰其他人,这就是传说中的善缘吧!哪怕缘起之际不那么美好,充满了血腥与阴谋,但是经过时间的淬炼,万事都会转化的!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我们也有成功的机会,是不是?”暖暖露出调皮的神色,就像白象亲王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想了,总之,任何时候——我都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