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大侠萧金衍 > 第167章 尘封往事

《大侠萧金衍》 第167章 尘封往事

    金陵李家是江南第一大家族,号称百世不迁之宗,每年祭祖仪式非常隆重,尤其是十年一次的大祭,许多根出同源、出了五世的继祢之宗,也都派人前来观礼,更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在李家祠堂两侧,各有四块石碑,上面记载着千年以来,李家所有族人的分支及名姓,李倾城清楚的记得,其中有一块石碑上,有三分之一被抹平,年幼的他曾经好奇问过父亲,招来的却是一顿狂骂。

    后来,李倾城从族人口中了解到,一百年前,金陵李家在十七代子弟之中,曾经出了一个超世卓绝的剑手,姓李名剑心,由于是庶出,在家中排行第十三,所以在江湖上人称剑十三。

    按照族规,李家嫡长子孙继承家主之位,而家族中的一些别子(非嫡长子)出了五世则另立宗祖(即五世而迁之宗)。比如李倾城,虽是家中三少爷,然而却是李小花的嫡长子,所以家主之位,只能由他来继承,出了五世的庶子分支,则另立其五世之前别子为祖,是为分宗。

    金陵李家,剑法冠绝天下。

    三大剑招之中,除了无人练成的倾城一剑,还有两招,其中一招正是“霞光万道”,也是李家剑法嫡系才能传授的绝学,另外一招,李倾城只是听过说,据说早已失传了百年。

    这一招,有个名字,叫做六道轮回。

    当年,李剑心练成了六道轮回,又在此基础上自创了六道剑法,凭借这一套剑法,李剑心在少林寺力挫江湖十大通象高手,成为江湖上最耀眼的人物。然而,物极必衰,这六道剑法不但霸道,而且还能蛊惑心神,据说在一次十年大祭之中,李剑心为了一名女子,杀死了十余名族人,触怒众人,不但他自己,他那一支往上五世,都被逐出李家,永世不得入族谱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李剑心便在江湖之上消失。自此之后,江湖上再也没有人见过李剑心,李剑心这个名字,曾是金陵李家的骄傲,也成了李家的耻辱,再也没有人提起过。

    金陵李家三大绝学,唯一能为族人所练的,只有这一招霞光万道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在定陵山中,透过鬼王空间,李倾城感应到的六道剑气,与李家剑法同出一宗,却清楚的明白,并不是李家剑法中的任何一剑。

    所以李倾城才记起了李剑心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与之相随的,还有六道剑法。

    所谓六道,阿修罗道、人道、天道、地狱道、饿鬼道、畜生道。

    金陵李家三大绝学之中,倾城一剑排行第一,据说可斩杀三境之外陆地神仙,又称诛仙一剑;六道剑法次之,六道众生,一剑度之。霞光万道居末,就算如此,练至通象境,一剑使出,天下臣之。

    先前,李倾城看到的那六道石柱之上的剑痕,正是镇守这套阵法的力量所在,在阵法启动之时,六道剑气苏醒了,本能去对抗这一座阵法。

    李倾城感应到这六道剑气。

    六道剑气也感应到了李倾城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召唤,一种宿命,这六道剑气在山洞之中近百年,淹没于石柱之中。

    李倾城释放出的真元,在与六道剑气融合之后,那六道剑气如同有了生命一般,顷刻间穿越鬼王的法则空间,涌入李倾城体内。

    身体内每一寸血肉、每一处窍穴、每一块肌肤,被六道剑气割裂,然后重生,如同脱胎换骨一般。

    力量、规则、秩序。

    李倾城对整个世界的认知,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来,李倾城早已修炼至知玄上境,但始终没有迈出那关键的一步,非是他不能,而是他不想,他在等待一个契机,让他重新领悟和认识天地之间最纯正的法则,虽然不知那个机会是什么,但他坚信,这一日终究会到来。

    遇到,即到来。

    生而通象。

    在遇到六道剑法,李倾城直接越过知玄上境和半步通象境,一步到达了通象境。而且,还是以斩杀六道之剑,晋入通象之境。?

    剑气隐入李倾城,李倾城脑海之中,闪过一道飞剑,在半空之中飞驰,无数剑意映入识海之中,一招一式,一举一动,都如烙印一般。

    李倾城猛然睁开双眼,长剑在漆黑的夜空之中,划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,无视法则与空间,无视力量与秩序,天地万般法则,我只有一剑。

    六道剑。

    轰隆声起。

    鬼王的法则空间被割裂,正睁大眼睛望着三人,脸上是一番错愕之色。本来,他对付石柱之上六道剑气已十分吃力,但这一剑过于耀眼,以至于忘记了去抵抗。

    六道真气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幻象尽去。

    李倾城、赵拦江、萧金衍依旧站在原原地。

    鬼王惊道,“你,你是李剑心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李倾城淡淡道,“他是我金陵李家的先辈!”

    李剑心本来已被逐出李家,但不知为何,李倾城在领悟到六道轮回的剑意之后,竟无意识之间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鬼王闻言,竟然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剑心,想不到,过了百年,依然躲不过你的六道轮回!”

    说罢,口中竟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方才那六道剑气,早已击碎他体内经络,仅凭一口气撑到了现在,如今得知李倾城竟是李剑心后人,心中积郁,忍不住吐血。

    他望着那一副水晶石棺,目光中露出一丝温柔之色,“巧儿,当年是我对不起你!”他向前两步,身体却支撑不住,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拦江见鬼王受了重伤,提刀走了过去,正要一刀砍下他头颅,却被李倾城阻拦道,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怎得?”

    李倾城来到鬼王身前,“当年李剑心叛出家族,所为的那个女人,就是这位岐夫人?”

    鬼王脸色苍白,缓缓道,“我与巧儿师出同门,一起学艺,青梅竹马,我俩婚事也是水到渠成之事,谁料在洛阳上元夜,巧儿却遇到了剑十三,陷入情爱之中无法自拔。我们鬼王宗身负重任,我曾告诫她,我们是魔门,他是李家少爷,根本不可能在一起,谁知道那姓李的倒也光棍,为了巧儿,竟然背叛了家族,这一点我是十分佩服他的!”

    李倾城淡淡道,“所以,你因爱生恨,钉死了岐夫人?”

    鬼王闻言一愣,旋即哈哈大笑,“这就是你们名门正派的可恶之处,我们虽然是鬼王宗,信奉黑暗魔神,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,只不过是道不相同,江湖上这些名门正派,却以此为理由,对我鬼王宗展开了追杀。我钉死了巧儿?这不过是江湖之上以讹传讹罢了,杀死巧儿之人,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问,“那又是谁,少林寺那一位高僧?”

    鬼王冷哼一声,“那只是你们金陵李家往少林寺泼的一盆污水而已。当年你们李家争夺江湖第一门派之位,用这等手段栽赃陷害少林玄苦大师,少林乃方外之门,不屑与你们李家争辩,退出了第一门派之争,又派李剑心击退武当掌门,然后又想方设法逼李剑心退出李家,才有了你们金陵李家今日的地位。哼哼,金陵李家,天下第一无耻之族!”

    李倾城听得心中一惊,从出生之日起,他便在祖宗祠堂立下誓言,誓死捍卫李家荣耀,然而听到鬼王将金陵李家称为第一无耻之族时,竟没有丝毫的怒气,而是心中充满了好奇,旋即问,“那我曾叔……李剑心,为何在这里设了六道剑阵?又是谁杀死了岐夫人?”

    “当年,李家夺取第一家族之后,生怕李剑心反悔,趁机抓住了巧儿,将她困在这石洞之中,骗李剑心前来营救,李剑心为救巧儿,在你们李家的逼迫之下,自刎以谢罪天下,而李家却没有遵守诺言,用五心锥刺死了巧儿,可是他们却没有料到,李剑心临死之前,在石洞之中留下了六道轮回剑阵,你们李家十三位高手,除了一人活着出去之外,其余十二人都在这里陪葬,哈哈!真是报应!哈哈!”

    不仅是李倾城,就连萧金衍、赵拦江听到这段秘辛,心中也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江湖传言不实,但对方是一代鬼王,他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度?

    李倾城却记得,在族史之中记载,一百年前,家族之中十二名通象高手拼死追杀一名大魔头,最终不敌战死,这一战后,因为李家为江湖公义的牺牲

    ,才成就了金陵李家在江湖上的地位,这一说法,与鬼王所说的事情完全吻合,可见这些话并非全是瞎编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,鬼王体外缠绕的黑雾,逐渐散去,整个人迅速衰老下来,正是魔门散功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想问的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沉默了,今日所闻所见,是他从未预料过的,这件事对他冲击太大,他脑海之中乱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萧金衍此刻却问,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鬼王宗为何又把于佳雪抓来?”

    鬼王还未开口,双手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,良久,他缓缓开口,“当年,等我赶到此处时,到处躺满了尸体。”他指了指地上方石上血槽之内的血迹,“这些就是他们的罪恶之血!”他又是一阵咳嗽,接着道,“我们鬼王宗有一种秘术,人死之后,将灵魂以血咒封印,只要找到血脉相同的宿主,就能将她魂魄转移到对方身上。当年,巧儿与李剑心生了个女儿,我一心想用她作为宿主,救活我师妹,然而却失败了,于是十五岁时,我将她送到了剑门,嫁到了于家堡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但是你并没有放弃这个念头,本想用她后人之血,继续完成这件事,却没有料到,这于家堡一脉单传,只出男丁,直到于佳雪的出生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鬼王哈哈大笑,“这一等就是百年,我也没有白等!当我听说于家有了女子之后,又回到了剑门,我曾经取过她的血,确认她正是合适的宿主,今日正是满十八岁整,以她处子之躯,可以让我的巧儿重回人间,我又为何不可?”

    萧金衍心生鄙夷,“为了救一个女人,你不顾她后人的生死,这等禽兽行径,你也能做出来?就算岐夫人重生,她也会容得下你?”

    鬼王先是一愣,旋即笑道,“这些年来,我心中就一个目的,那就是救活她,至于她是否容得下我……”说到此,鬼王顿了一顿,目光之中露出坚毅的神色,一字一句道,“我,根本,不在乎!”

    赵拦江皱了皱眉,“这老家伙疯了。”

    鬼王大口的喘息,声音逐渐凄厉起来,“只可惜,到头来,终究是功亏一篑!”他浑身颤抖,怒声道,“而这一切,都怪你们!”

    鬼王说罢,全身蜷缩在地上,口中念念道,“以汝之血,祭我黑暗之神!”

    顷刻间,整个山洞变得阴暗起来,无数黑雾,从他体内散出,而鬼王整个人如虚化一般,变得虚无缥缈起来,这些黑雾,盘旋在山洞之中,幻化成一只厉鬼模样,张牙舞爪,正如先前他头上戴着的那恶鬼面具,凄厉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“今日,我就要拉你们一起陪葬!”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小心,他要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鬼王虽然已散功,但毕竟有百年之上的修为,坚持了百年的念头,因为这三人的出现而幻灭,他又如何不忌恨三人?所以,他自知复活岐夫人无望之后,将最后一道鬼厉之气,化作凌厉的一击,要将三人带回阿鼻地狱,与他一起承受无法`轮回之苦!

    恶鬼张开血盆大口,向三人吞噬过来。

    三人只觉得眼前一暗,顿时感觉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赵拦江金刀迅速挥出,连出十二刀,横、断各六刀,刀罡化作一道巨网,将三人笼罩其中,萧金衍也趁机牵引天地真元,堵在了网格之中,试图拦截这恶鬼之意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两人忍不住后退了数十步。

    那恶鬼势头一滞,略作盘旋,又俯冲下来,如此三次,两人已是精疲力尽,瘫软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就在恶鬼再次冲来之时,李倾城走到了水晶石棺之前,提聚内力,一剑向岐夫人尸身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鬼王见状,厉声喝道,“不要!”

    那道恶鬼本要袭杀赵、萧二人,见状连向李倾城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李倾城的剑已到了岐夫人身前。

    他新领悟的六道剑法,又破境入通象,这一剑劈去,就算岐夫人是精铁所铸,也必然尸首无存。

    鬼王发出一声绝望的厉喊。

    石棺之内,伸出了一只手,轻轻捏住了李倾城的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