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大侠萧金衍 > 第165章 无妄步

《大侠萧金衍》 第165章 无妄步

    原本幽暗的定陵山内,此刻被一道道红光笼罩着。

    台阶下方的黑色巨石,如同有了生命一般,凹槽内有暗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动,泛着奇异的光泽。

    水晶石棺已被打开,岐夫人的尸身依然如旧,尽管死去百年,没有丝毫衰老或腐坏的迹象。

    一名红衣女子双眸紧闭,躺在石棺旁边,如同睡着的婴儿一般,没有丝毫意识。

    暗红的光芒下,头戴恶鬼面具的鬼王,手持一副血竹手杖,绕着石棺在踱步。

    听到两大鬼将撕喊声,鬼王抬头向三人这边看来,冷哼一声,“没有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萧金衍知血祭大阵已经启动,若阻拦不及,恐怕于佳雪性命有危险,连喝一声,“住手!”

    说罢,三人施展轻功,顷刻间落到了巨石之上。面对一代鬼王,他们丝毫不敢大意,刀剑齐出,成犄角之势,与鬼王对峙而立。

    那鬼王倒十分配合,听到他喊叫,停下脚步,好整以暇的望着三人。

    萧金衍奇道,“这么听话?”

    鬼王冷笑,“正好还缺几个人头祭阵,你们来得正是时候,一会儿见到阎王,别忘了替我捎句话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嘿嘿一笑,“你是鬼王,他是阎王,两人级别对等,有些话,我觉得还是亲自去说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鬼王双肩微动,显然是动了怒火,不过在面具遮掩下,神情并未流露出来,而是问道,“是海神棍让你们来送死的?怕是你们中了他的计了吧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摇了摇头,“你们鬼王宗倒行逆施、恶贯满盈,伤天害理,是天理和正道,让我们三人前来除魔卫道的!”

    鬼王哦了一声,“你来说说,我们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?”

    这套话是他在书馆听书时,经常听说书先生用的,如今想也不想,说了出来。可鬼王宗在江湖上隐匿踪迹百年,若真说起来,并没有做过什么危害江湖的事。

    萧金衍哑口无言,叹了口气,道,“好吧,是有人给我们两万斤粮食,让我们前来救人。我们来谈谈条件吧。”

    鬼王笑道,“两万斤,却是不是小数目,你若分我一半,我可以考虑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假的!”他哈哈大笑,“老夫等了百年,就是等这一刻,你们三个毛头小娃,竟还跟老夫谈条件,真是可笑。老夫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时候,估计你们爷爷还在穿开裆裤呢!”

    赵拦江冷然道,“然后当了一百年的绿毛乌龟,也真是难为你了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鬼王被说中心事,勃然大怒,血手杖一挥,向赵拦江脑袋砸去,这副手杖以血竹所制,是鬼王宗鬼王权杖,坚硬无比,若真砸中,恐怕赵拦江脑袋就要开花。

    自从进来之时起,赵拦江打起十二分精神,见鬼王偷袭,金刀唰唰挥出两刀,与那血竹手杖硬碰了一记。

    赵拦江只觉一股阴暗之力侵入身体,忍不住一声闷哼,向后退了一丈多。鬼王心存杀意,脚步微动,人如鬼魅一般,来到赵拦江身前,向赵拦江胸

    口捅去。

    赵拦江气血翻涌,然而他乃好战之人,又偏偏不怕死、不服输,遇到对手武功越高,越能逼出最强实力。

    他强心释放半步通象境,将纳入体内的天地真元,注入刀身之上,一道黑色刀罡猛吐,一招横断刀,瞅准角度,劈中了血竹杖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鬼王倏然从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赵拦江一刀劈空,无处受力,向前一个趔趄,鬼王却出现在了他身后,血手杖直指赵拦江背心。

    萧金衍喊道,“趴下!”

    赵拦江向前扑倒,一个懒驴打滚,躲过这一杖。方才所站立的黑石之上,竟向下陷入半尺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人交换了五六招,眼见赵拦江不敌,李倾城也持剑加入战阵之中,以二战一。

    李家剑法名闻天下,赵拦江也是从两大刀王及无名刀法之中练出了横断刀,两人联手,通象之下,少有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,今日他们面对的不是常人,而是鬼王宗第一高手。才三五回合,两人已连连后退,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从出道至今,就算对上孙千古,两人也从未如此狼狈过。这鬼王速度如鬼魅,一套杖法神出鬼没,前一刻人还在正前方,下一瞬间就出现在左后方。

    鬼王武功且不论,但是身形和速度,早已超出了人体的极限,而且并非通过改变空间法则来实现的。

    萧金衍凝神观瞧,隐约觉得他脚下步伐奇特,暗含九宫八卦之理,赵、李二人被这套步伐耍的团团乱转,若不破掉这套步法,恐怕两人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当年学艺时,李纯铁曾传他八卦易理之术,然而他对此没有丝毫兴趣,后来跟王半仙行走江湖,看他招摇撞骗,耳濡目染,也只是粗通皮毛,勉强能辨认出六十四卦之位。

    不过萧金衍乃聪明之人,他观察鬼王步法,若以己身为正中,每出一步,都踏在六十四个卦中的一位上,而踏出顺序却有违常理。

    比如刚才那一招,鬼王站“井”位之上,若按六十四卦方位,下一步有八个选择,分别是:巽、益、屯、颐、蛊、蒙、坎、涣。出乎意料的,他却踏在“震”位上,旋即又是大过、解、益、离等方位,每一步都是“日”字走位,如象棋之中的马一样,最终落在“无妄”位之上。

    无妄,震下乾上,正是攻击的最佳位置。又观察了几招,每一次两人联手,鬼王都是凭借走位,来到无妄的相对位置之上,破掉二人招式。

    赵拦江、李倾城此刻已十分吃力,见萧金衍站立不动,喊道,“老萧,你不来帮忙,咱们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再坚持几招,我马上找到办法了!”

    又观察几招,萧金衍更加断定鬼王的怪异步伐,眼见两人又要面临危机,萧金衍纵身一跃,道,“我来也!”

    此刻,鬼王站在“旅”位,萧金衍脑海之中刻画出他步伐路线,向右踏出两步,一脚踢在“否”位之上。脚才刚到,鬼王踩了过来,猛然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步伐早已熟记于心,连踏入下一步“困”位,

    刚一落足,脚下一痛,又踩到了萧金衍的脚上,他脚步一迟钝,萧金衍抢先踏在了“无妄”位上,一拳轰向鬼王后背。

    无双神拳之哥俩好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鬼王飞了出去,一口鲜血喷出,将面具染红,他揭开面具,露出了苍白而英俊的脸。

    他缓缓站起,脚步一瘸一拐,他也没有料到,萧金衍竟会用垫脚这种无赖招式来对付他,他眉头紧蹙,双目死死盯着他,“打不过就垫脚,你有没有武德!”

    萧金衍笑道,“我们打架,只管输赢,不论方法!”

    鬼王以血手杖斜指萧金衍,“你敢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就怕你跪在地上哭爹喊娘!”

    李、赵道,“这人身法变幻莫测,你不要上当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摇摇头,低声道:“我去缠住他,你俩去救人。”说罢,向前踏出两步,笑着对鬼王勾了勾手指,“若能碰到我衣衫,算你赢!”

    鬼王脚下踉跄,然而毕竟实力摆在那里,看萧金衍不过初入闻境,只当是方才那一招是他侥幸,哪会将他放在眼中,他怒斥一声,拖着残脚,血手杖一挥,只是虚招,向斜前方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萧金衍早已看穿他步伐,以两人相对位置,要躲到他无妄位上,需要三步,于是提前一脚垫去,鬼王大惊,又踏向下一步,萧金衍又垫脚,接连三四步,鬼王每一次变幻步伐,都被萧金衍算准,提前垫脚。

    两人虽未交手一招,鬼王脸上已藏不住震撼之情,又走了十几步,每一步都被萧金衍提前预料到,鬼王额头已见汗,心中暗惊,他这套步法,自从出道以来,在江湖上便无往不利,就算遇到武功高于自己的人,借助这套诡异步伐,来到对手无妄位上,从而攻击其不备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,他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针对了,不但针对,而且是彻底看透,他一招没出,只用垫脚,就将自己逼得无处下脚。

    鬼王猛然止住身形,凛然道:“你究竟是谁,怎么会用这无妄步?”

    萧金衍哦了一声,“原来叫无妄步。”

    这套无妄步,乃当年鬼王宗第一代鬼王寻楼夜所创,当年寻楼夜遭江湖正派十大高手围攻,这十大高手,每个人武功都不弱于他,然而寻楼夜就是靠这套无妄步,十数次逃过他们追杀,从而名扬天下,然而百年前鬼王宗消失匿迹,无妄步也就逐渐淡出了江湖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鬼王厉声问,“这套步法是谁传你的?”

    萧金衍撇撇嘴,“什么无妄步,我自己瞎琢磨的,本来我准备将它起名为垫脚神功,不过无妄步这个名字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瞎琢磨的?”这小子满口胡言,鬼王并不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功法,知而不难,不知则玄,明白了这道理,一切就迎刃而解了。”

    在说这话时,他忽然想到,六十四卦位,这套步法最终踏到相对无妄之位上发动攻击,若稍加改变,踏到几个生门上,岂不成了逃跑利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