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大侠萧金衍 > 第164章 万物皆可弦

《大侠萧金衍》 第164章 万物皆可弦

    难道血祭大阵发动了?

    萧金衍心想,若真如此,营救于佳雪之事刻不容缓,否则于“加血”变成了于“放血”,变成了岐夫人那般模样,就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三人施展轻功,来到半山腰中,找到了“生人勿进”那一块石碑,发现石碑已被人移动过,想也不想,点着火把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踏入洞中,就感到两道呼啸声,向三人当头袭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暗器!”

    赵拦江、李倾城一刀、一剑劈出,铛铛两声,火花四溅。甬道尽头,一男、一女两人并肩而立,神情冷漠,望着闯山之人。

    萧金衍认出,这二人正是鬼王身旁两大鬼将。白日里倒没觉得如何,如今在甬道之中,有两道阴森的黑气,缠绕在两人身旁,显得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江湖之上的武功境界,通俗的分为三境九品,然而江湖之中修行法门万千,并非所有宗门都是修行真元,以魔门八宗为例,有些重淬炼身体,也可以肉身成魔,有些修行天地之间阴秽之气,其武力值,无法以三境来区分之。

    眼前这两位鬼将,便是借助鬼王宗独门秘法,汲取天下至阴之力为己所用,或令人心生幻象,或扰乱对手心智,从而在对战之时取得先机。

    赵拦江将金刀一横,冷冷道,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一鬼将道,“擅闯鬼王宗秘境者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哈哈一笑,提刀就砍了过去,才踏出两步,只见萦绕在两人身上的两道黑气,向三人笼罩过来。

    阴风所至,火把骤灭。

    黑雾当头,萧金衍、李倾城闻到一股血腥之气,耳旁隐约传来凄厉的嘶吼声,仿佛地狱之中有厉鬼在旁边索命一般。

    李倾城低声道,“这是幻象。想办法冲过去,破掉二人之法!”

    萧金衍重破闻境,对天地真元操控更加得心应手,引入一道真气,用弦力去在黑暗之中寻找两人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令他惊奇的是,这幻境之中,两人仿佛无处不在,又毫无踪迹可寻。

    萧金衍、李倾城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,接连使出十余招,却连对方衣衫都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赵拦江一声轻啸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一道黑色刀罡,从他金刀之上喷薄而出,将这幻境之中的空间撕开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幻象尽去。

    两大鬼将方才站立之处,出现了一深约三尺的深坑。两人心中暗惊,辛亏躲避及时,否则那一刀,极有可能要了两人性命。

    男鬼将一脸惊愕,“这鬼王秘境,是以百具孤魂野鬼尸体练成,就算通象高手,我们也有把握将他困一个时辰,你是怎样做到的?”

    赵拦江冷冷道,“我是定州人。”

    定州,在大明版图之上,早已成了历史。这座当年盛极一时的城池,在二十年前,随着宇文天禄的一声令下,已成了鬼城、废城、荒城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行人车队路过那边,都要绕路而行,据说现在到了夜间,都会有鬼哭狼嚎声。因为此处阴气极盛,成了许多修行邪门鬼法宗门的聚集地,鬼王宗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赵拦江是定州人,当年定州屠城,城内血

    流成河,他抱着赵逸在枯井之中躲了三天三夜,等出来之时,那枯井已将近半满。

    若没有极大的定力,天地不怕的胆量,无比坚定的精神力,赵拦江早已死了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鬼王宗这点小伎俩,又怎能唬得住他?男子正要故技重施,被那女子拦住,两人略作停顿,向后隐入深洞之内。

    三人继续前行,赵拦江道,“小心那些蝙蝠!”李倾城道,“没事,有萧金衍在呢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不满道,“我最近有点贫血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忽然听到洞内传来琵琶声,紧接着,洞内窸窣声四起,深处有千军万马来袭,正是那些血蝙蝠。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哎哟!”他捂着左胳膊,道,“你他娘的还真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一边说,一边以剑引血涂在衣衫之上,笑道:“等出去,我给你买老母鸡炖汤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刀光闪过,萧金衍右臂又中了一刀。

    赵拦江也道,“一人一边,不能厚此薄彼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为首那数十只蝙蝠冲了过来,张口便咬,赵、李二人挥舞刀剑,所及之处,尸身落地,奇怪的是,血腥味非但没有吓退蝙蝠群,那些血蝠反而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赵拦江喊道,“那就杀出条路来!”说话间,半步通象境界尽施,金刀之上,黑光粼粼,黑色刀罡若索命符一般,每一刀挥出,都有数十蝙蝠死去。

    萧金衍再回闻境,他以弦力牵引天地真元,如长江流水,源源不断注入体内,正如一道蓄水大坝,越来越多,萧金衍额头青筋暴裂,窍穴初开,他试图让身体容纳尽量多的真元。

    终于,抵达了极限,他的身体如随时都要炸裂一般。

    萧金衍一声断喝,双拳紧握,左二指右三指,施展出一招五魁首!

    已到了极限的真气,仿佛找到突破口一般,顺着双臂勃然而出。

    洞内传来雷鸣声。

    噗噗声四起。

    两股真气,交叉而出,成了一道一丈见方的气墙,带着巨大的冲击之力,将身前数百只蝙蝠拍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赵拦江、李倾城见状,也连忙收功,有些惊讶的望着萧金衍,不过是闻境,全部窍穴尽开,没有掌握空间法则,没有真元的交叉控制,对付知玄境的人,不一定管用,但对付这些蝙蝠,却是大有成效。

    强如赵拦江、李倾城,进入知玄境后,窍穴吸收天地真元,辅以内功心法,存于丹田之内融合压缩炼化,成为不同的真气。

    在对敌之际,以招式的方式使出,无论是赵拦江刀罡,还是李倾城的剑气,都是将真气凝聚成束,才能将威力最大化。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这些真气,杂乱毫无章法,却又多得令人羡慕,好像不要钱似的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也道,“就算要钱,也是批发价。这家伙运气好到爆,我怀疑是老天爷给他开后门了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能吓退蝙蝠群,谁料它们略作后退,又继续冲了过来,撞在真气墙上,毙命落地。

    眼见蝙蝠尸体越来越多,萧金衍皱眉道,“上次不是这样的,难道它们不怕死吗?”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这个法子管用,你真气又充裕

    ,坚持一下,把它们全部杀光就是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虽能源源不断引入真元,可他身体窍穴初开,承受能力有限,早已超过负荷,骂道,“我没空跟你说风凉话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蝙蝠听力极为灵敏,它们这般乱冲乱撞,若没猜错,恐怕与洞内那琵琶声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猜错了呢?”

    李倾城摊摊手,“那就错了呗!”

    萧金衍心说这两家伙是指望不上了,要摆脱困境,唯能靠自己。他释放弦力,去感应弹琵琶之人藏身之处,然而洞口狭长,中间又有万蝠阻隔,就算能找到,恐怕也难阻止他。

    琵琶声骤急,如暴风骤雨一般。

    洞内风声忽至,伴随着琵琶声,数万蝙蝠黑压压一片,将整个山洞塞满,冲向三人。

    若在茶楼红馆,一壶酒、一杯茶,听伶人抚弦,那是一件惬意的事,可如今,这琵琶声,却如催命符一般,将他弄得异常狼狈。

    李倾城叹道,“弹琵琶之人,技艺高超,大弦如急雨,小弦如私语,就算在秦淮四艳,比之也差了十万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骂道,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酸呢。”

    忽然,他脑海之中闪过一个念头,大弦?小弦?天地之间的声音,岂不都是弦动?

    既然是弦动,是否可用弦力控制真元一般,去控制琵琶之弦,若打乱了琵琶声,这万蝠阵岂不就能破掉?

    一句话映入他心头。

    万物皆可弦!

    他对李、赵二人道,“帮我拦住这些蝙蝠!”旋即撤掉了内力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含糊,刀剑齐出,一个半步通象,一个是巅峰的知玄境,这两人可谓当今天下年轻一代的翘楚,用尽全力,别说蝙蝠,就是水泼,也未必能进来。

    萧金衍静心冥思,识海之中弦力向外散出,循声而去,感应到琵琶所在位置,引一股天地真元,猛然向琵琶撞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琵琶声中,传来一道不和谐的音符,在疾风骤雨之中,显得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萧金衍心说有戏,故技重施,引弦力向琵琶撞去,当当当,原本一曲《十面埋伏》,竟被萧金衍搞得乌七八糟,没有一丝乐理。

    那些横冲直撞的蝙蝠,忽然停止攻击,倒挂在石壁之上。果然如李倾城所料,是洞中之人用琵琶声控制了它们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那姓女鬼将问道,“你动我琵琶了?”

    男子道,“没有!”

    女鬼将冷声道,“最好不是你。”她起身,将琵琶抱住,手指拨弦,三两声后,低声道,“谁在用琵琶弹唱一曲东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已杀到洞口,李倾城一剑劈出,向两人杀至,两大鬼将心中慌乱,连飘身后退,女鬼将以琵琶格挡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琵琶断裂。

    才一落地,只觉得膝下一凉,一道黑影闪过,正是赵拦江的黑色刀罡,两人四腿,齐膝而断。

    剧痛入髓,两人几乎同时撕喊,向下面台阶滚落下去,鲜血洒满了一地,在地上几个抽搐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三人向下看去,被眼前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