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oj8k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大侠萧金衍 > 第163章 条件

《大侠萧金衍》 第163章 条件

    萧金衍呵呵一笑,“心计?于堡主的意思是,之前那些都是在耍大家喽?”

    于章叹道,“实不相瞒,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鬼王宗对我们于家咄咄相逼,我们若不这样,恐怕早已惨遭毒手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站在旁边的于飞卢忽然道,“姓萧的,我们于家堡找到你们是看得起你们,你们还真把当根葱了,给点颜色就开染坊,你们咋不踩着鼻子上天呢?”

    于飞卢本就看不惯这三人,忍不住出言相讥。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这家伙嘴巴真臭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淡淡道,“看来,还是揍得轻啊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微微一笑,走到于飞卢身前,凑到他耳旁低声说了句话,旋即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那于飞卢闻言,脸色煞白,身体不断摇晃,几乎站立不稳,颤声问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萧金衍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节,虽是二月,但春寒料峭,气温并不高,于飞卢却已是汗出如浆,“有没有办法?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看命吧。”

    于飞卢忽然大叫一声,也不顾于家堡众人阻拦,飞身向家中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萧金衍又问于章,“于堡主又是如何找到我们三人的?”

    于章道,“小女被鬼王宗的人劫走之后,关帝庙中来了两个算命的,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临走之前,让在下来这里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不悦道,“看来那姓海的,把咱们给卖了啊。”

    于章连连摆手,“这位海先生乃仙人上师,他既然这么说,必然有他的道理。于某家中三代单传,只有一个小女,只要三位能够将小女救回,于某必将三位供在祖宗祠堂,早晚两炷香,日夜三叩首,保佑三位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萧金衍听着道,“怎么听着这么瘆得慌?”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我也觉得没什么诚意!”

    于章听三人口气不善,又道,“三位大侠若是觉得不够,那我一天四炷香,早晚八叩头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膝盖骨还是怎得,怎么老跟磕头较劲?诚意懂嘛?就是能够打动我们的东西!”

    于章恍然大悟,“哦!我懂了,于家堡有一把三百斤的大刀,应该能打动你们吧?”

    萧金衍打了个哈欠,“于堡主,你该干嘛干嘛去,天色不早了,我们得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于章满脸焦急,“那这件事?”

    萧金衍见跟他说话费劲,直截了当道,“跟你说话这么费劲,钱,你懂嘛?救人,就得花钱!”

    于章疑道,“你们不是行走江湖的大侠,视钱财为粪土嘛?”

    赵拦江不耐烦道,“有钱才视钱财为粪土,没钱,我们他娘的只能吃粪土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于章哈哈大笑,“原来是这样,只怪我不是江湖中人,不太了解你们江湖规矩,三位出手的条件,就是钱啊!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要多少?”

    萧金衍伸出一根手指,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一级浮屠一千两,这就是七千两,我们三人加上差旅费、误工费、餐费,怎么也得每人一千两,这趟买卖,得一万两!”

    于章道

    ,“可是,我没钱!”

    “你堂堂剑门首富,连点钱都拿不出来,还好意思找我们救人?你是真糊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?”

    于章叹口气,“实不相瞒,我于家堡最近在收购粮食,手头有些紧张,要钱,我们是真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免谈了。”萧金衍道,“怎么说,鬼王宗也是江湖上极为厉害的组织,我们三人也未必是他们对手,帮你救人,只能是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于章又道,“不过,要钱没有,如果事成之后,我们愿给三位一万斤粮食,作为报酬,别小看这些粮食,如今隐阳城粮价居高不下,这些粮食运过去,怎得也值万两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哈哈一笑,“既然于堡主这么爽快,这件事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于章松了口气,“三位可需要准备些什么?”

    萧金衍说,“不用了,我们先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现在就出发嘛?”

    萧金衍面露犹豫之色,“于堡主,我们也几天没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于章一咬牙,“两万斤!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成交!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三位赶紧上路吧!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这话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说行了,两万斤粮食呢,两万多两银子,这笔钱,够我们花上一年半载了。

    于章离去后,萧金衍寻思了片刻,忽然道,“不对,我怎么觉得,咱们被这姓于的忽悠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两万斤粮食,到了隐阳城能卖两万两银,可姓于的给得是粮食,在蜀中的成本价也不过三四千两,这笔账怎么算,都是我们亏了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四千两,不少了!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咱们可是要找鬼王宗的人拼命啊,于佳雪是岐夫人后代,她被抓出城,只有一个地方可去,那就是定陵山,我们虽然答应了,但这一趟能不能活着回来,还难说呢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说可我一点也看不出你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依我看,是他今夜刚破境,想去找鬼王宗的人打一架吧?”

    萧金衍嘿嘿一笑,他也正有此意,今夜突破闻境之后,他以弦力为闸,控制真元流动,其真正实力如何,连他自己也不清楚,这一次答应于家堡,除了想赚点盘缠外,也正想借机检验一下破境之后的实力。

    赵拦江问,“刚才你对于飞卢说了什么,弄得那小子魂不守舍的?”

    萧金衍笑道,“也没什么,不过是告诉他,他最近面相不佳,最近晚上少走夜路,免得碰上不干不净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也笑问,“那你没有告诉他,怎样破解?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破解之法,只有一个,那就是童子尿煮茶叶蛋。不知道他听没有听进去。”

    前几日,萧、李二人假扮黑白无常,将于飞卢吓得不轻。回去之后,于飞卢心中自然有了计较,这两日求了道平安符,就怕应了那句“十日之命”,今夜萧金衍这番话,又是印证了这一点,于飞卢岂有不怕之理?连夜将于家堡内的七八岁儿童连夜叫起,收集童子尿,此是外话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三人回

    房略作准备,连夜出了剑门。他们去过一次定陵山,这次倒也轻车熟路,天亮之前,来到了定陵山下。

    一路上,萧金衍不断推衍这几日发生之事,始终觉得有些地方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若琅琊阁在剑门布下五雷阵,而且阵法就是那一副鱼跃雷池图,以琅琊阁的实力,他们完全可以守住这个阵法,而不必将这幅画交给三人保管。

    这副鱼跃雷池图之中有不少蹊跷之事,萧金衍打开才观察了没多久,就进入了幻境之中,不管之前的经历究竟是做梦,还是真的进入了那幅画中,他借助天雷破境,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,他这边刚破境,毁坏了这幅画,没多久,于家堡的人就找上门来。于家堡与他们并没有多大瓜葛,甚至不知他们正在为雷家奔波之事,就凭海先生的那一番话,于章就主动上门,而且送上了两万斤粮食,让他们去帮忙救人。

    每件事都符合逻辑,但所有事赶巧碰到了一起,就有些不合情理。

    萧金衍将这些担忧与李倾城、赵拦江说了,两人也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只要琅琊阁守住五雷阵,鬼王宗除非杀了二人,否则一点办法都没有,这么说来,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,琅琊阁是想借我们之手,让鬼王宗的人把于佳雪劫走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也道,“那一幅画来的颇为蹊跷,而且他们一口咬定这就是五雷阵,以我的好奇心,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这五雷阵一毁,就给了鬼王宗可乘之机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琅琊阁卜算之术天下一绝,也许海先生算到了这一点,才会把图给你。而他们去于家堡游说,正是借这个机会,将我们拉下水,可是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赵拦江反问,“据我所知,琅琊阁与鬼王宗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,甚至还有恩怨,他们会有这等好心?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这正是我不解之处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懒得考虑这么多,直接问,“那就说句话,这人咱们救还是不救?”

    萧金衍寻思片刻,道,“怎么说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,就算看在江湖大义的份上,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道,“虚伪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白了他一眼,“好吧,我承认,两万斤粮食,对我们来说,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诱惑。更何况,于佳雪也是雷家的媳妇不是,兄弟媳妇需要帮忙,赵拦江你这做大哥的岂能无动于衷?”

    赵拦江说,“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咱们答应了人,那就不要畏手畏脚,平白坠了咱们的气势!”

    “不惜与鬼王宗为敌?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我们的敌人多了去了,怕他作甚?一笑堂、御剑山庄,哪个不想要我们命,咱们不也活得好好的?”

    李倾城对赵拦江道,“这小子才突破闻境,怎么变得这么好斗了,要是等他进入知玄,还不要提剑上书剑山?”

    正在说话间,听得山洞之内,传来一阵轰隆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整个定陵山地动山摇,无数飞禽走兽受到惊吓,向四面八方逃窜。

    三人脸色大变,“来迟了!”